穿越肉文之日后再说

8889

类别:玄幻魔法 作者:北纬18度的椰子 本章:8889

    裴奕似乎未将求婚一事放在心上,晚上,两人面对面坐在餐厅顶楼就餐,裴奕忽然抬起头,优雅地用餐巾一角擦拭嘴角的油渍,开口道,“抽个时间去扯个证吧。《+乡+村+小+说+网 手机阅读 xiangcun.》”

    林白杨一口把意面唆了进去,呛红了脸,裴奕递过一杯水,林白杨咕嘟几口喝下,放下杯子问,“什么证?”

    “婚姻契约。”

    两人都是法国籍,可浪漫的法国人在结婚一事上却一点都不浪漫,承诺幸福婚姻中那一道纸,却被法国人称呼为合约合同“第五文学”更新最快,全文字手打和契约。在法国农村的某些地方,婚前要签订财产婚约并办理公证。婚约中还要写明未婚夫妇的全部财产、未婚妻的嫁妆和未婚夫的产业。

    林白杨瞪大眼睛,“我中午没有午休。”

    裴奕手撑着腮帮,好奇地望着她,“所以呢?你在约我回去睡觉吗?”

    就不能有句正经话吗?林白杨解释,“现在脑子还是迷糊的,你先让我醒醒。”

    “不着急,还有一个月的时间。”裴奕眨一眨眼,“春天相识,夏天恋爱,秋天结婚,冬天生仔,多完美。”

    林白杨啐他一口,“想得美,连求婚都是省了,”点点餐盘,“一盘意面就搞定我了吗?”

    裴奕沉默了,原来小白要的是求婚,这得好好计划计划。

    晚上,裴奕抱着林白杨,搂得密不透风,卷着她的长发在指尖把玩。

    林白杨很好奇裴奕如何对付曲恒枫的,怎么不见那二货四处蹦达了,忍不住问裴奕,“曲二呢?”

    裴奕冷哼一声,大好的晚上非要提这么扫兴的话题,“在他该在的地方。他不是我的手下,更不是我儿子,我有必要知道他的行踪吗?”

    林白杨知道裴奕又吃醋了,赶紧上前印一个吻,裴奕得寸进尺,压着她不放,难得她主动一回,得好好把握机会,刚开始林白杨只是温柔的邀请,后来裴奕将它慢慢变得激烈,霸道的舌像要夺走她的呼吸般,用舌扫过她嘴里的每一寸空间,然後卷起她的丁香小舌,反复吸吮、纠缠。

    林白杨在狂吻中梗咽,“我想回法国。”

    “我带你回去。”现在别说是回法国了,就算是要奔月,裴奕都会想办法。

    裴奕一边在林白杨身上乱拱,一边哄她,“宝贝,老婆,好老婆。我想要。”

    林白杨一听‘老婆’二字,啥力气也没有了,软成一摊稀泥般任他为所欲为。

    裴奕见计谋得逞,嘴角勾起了若有若无的笑容,抓紧机会赶紧顺势冲入,林白杨被快频率冲击顶向床头。身下的大床开始疯狂的摇摆起来,林白杨手撑在裴奕坚实胸膛,只得告饶求他饶命,这越示弱越哀求,裴奕就越激动,两人缠缠绵绵半宿,最后裴奕的背忽然一瞬间僵持,总算是放过了身下的人。

    半夜,林白杨昏睡,裴奕对她额头一吻,拿着手机走到阳台,拨给几个兄弟。

    深更半夜的,王子聪接到电话就破口大骂,“娘希匹的,老子春梦被打断!什么鸟事?”

    裴奕冷冷一句,“是我。”

    王子聪立刻清醒,从床上滚下来,“二少,你小子还知道出现啊。兄弟几个都准备给你立碑了!”

    “滚!”

    “在床上滚着呢。”王子聪接到裴奕电话,心里也是乐得很,“半夜有啥事指教?”

    裴奕倒不扭捏,直接问王子聪,“怎么求婚?”

    王子聪还没有睡醒,一听就愣了,“哥们爱上我了?要向我求婚了?”

    “滚!”

    王子聪总算反应过来,“林妹妹吗?哎呀,这事你还真问对人了。前几天我才向章雨辰那小子献上一条妙计,教他如何求婚。”

    “这事我知道,”裴奕蛋淡淡道,“马栗把戒子合着蛋糕一快吞进肚去了。”

    王子聪在那头愣住了。

    裴奕笑,“所以,你赶紧给我想个好点子,哦,对了,顺便告诉你,章雨辰可是要来找你算账的,你赶紧躲躲。等他们把婚事办了,孩子生了,你再奉上大礼谢罪。”

    王子聪骂骂咧咧几句,心道对别的女人都成的事,在马栗那妞面前是都不顺,哪有女人三口吞下一个大蛋糕的,就算是她最爱的黑森林摩丝蛋糕也不行啊!

    王子聪赶紧打电话吵醒另外几个兄弟,黄甄和高宪一听裴奕好事将近,都替他开心,纷纷出谋划策,上天入地的法子都想了遍,集中头脑风暴最终想出了好主意。最后还不忘在挂电话之前把王子聪臭骂一顿,打电话也不看时间,半夜了玩午夜凶铃啊!

    王子聪也很无奈,半夜被裴奕吵醒了谁不着,兄弟们有难同当有福同享,干脆一块失眠得了。

    这几日裴奕就赖在曲恒枫家里与林白杨耳鬓厮磨,整日缠绵,曲恒枫这货被抓去出外景,一连几天回不了家,演出的戏不是打架就是群殴,要不就是爬山涉水风餐露宿。曲恒枫心里是恨死了投资商裴奕,可有钱的就是老大,架不住导演和经纪人威胁,无奈只好咬牙拍完。末了还得掂量掂量裴奕手里关于自己的艳照,想这裴奕果然是混黑社会的,这种角度的照片都好意思拍出来,不过说实话,自己不愧是帝都第一帅哥,还是非常上相的。

    总之,自私自利的曲恒枫是百般无奈,可谁让对方钱多势大,还掌握了自己的把柄,被逼无奈只好放弃林妹妹。但是绝对不放弃那颗撬墙角的心。

    天已蒙蒙亮起,东方出现的一抹红色,林间吹卷的细风荡漾著衣摆翩翩飞舞,林白杨捂着裙角站在裴奕身边,问,“带我来这里做什么?”

    裴奕侧着头看着黎明前的林白杨,春雨拂面似眉目顾盼在自己身边嫣然一笑,心都快酥醉了,指指不远处,“请你登上热气球,与我一同一览众山小。”

    草地上停着一个热气球,上面布满可爱的心形,在清爽田野形成一道漂亮风景。林白杨也很感兴趣,在裴奕的帮助下爬上气球下的框内,声音都高了八度,兴致勃勃地问,“去哪里?”

    裴奕点燃火,隔断绳子,搂着林白杨的肩膀看脚下的草坪越来越远。他往下丢一个火把,林白杨惊讶的问,“做什么?野火烧不尽,纵火是犯罪啊!”

    裴奕点点她的鼻子,“你小脑袋整天想什么?”

    火把掉在地下,点燃了一个沟壑里的汽油,站在天上热气球框内往下望,一颗大大的心在黎明的夜里熊熊燃烧,里面有句问话,“arry”?

    裴奕跪下,举着一束早已准备好放在框内的鲜花,打开一枚戒子的盒子,对着朝阳下粉色的林白杨问,“可以吗?”

    林白杨激动地恨不得从这跳下去,暗道姐是媳妇熬成婆了,终于修成正果了,不枉费自己一腔爱意扑在面前这个男人身上。纵使两人误会生气吵架冷战,甚至闹得差点对方,可追究还是走在了一起。

    以为林白杨会马上屁颠屁颠的答应裴奕的求婚吗?那就不是林白杨了。她知道大事已成,裴奕跑不出她的五指山了,她也开始摆起谱来,甩甩头发,努力让自己镇定下来,得瑟道,“我得好好考虑下。你知道,我也是有很多人追求的,女人在终身大事面前都要好好认真斟酌一番,俗话说,男怕入错行女怕嫁错郎。”

    裴奕听着林白杨一箩筐废话,利落地问,“考虑多久。”

    林白杨装模作样地看着缓缓升起的朝阳,印着云彩如火一般的红,想了半天,答,“这得你的表现和我的心情。”

    裴奕早就料到林白杨在这刁难自己,也早有了对策,他将热气球上绑的沙石重物丢下去,让气球升高。上前抱住林白杨,拉她到框边,“小爷可没时间等,现在就回答我,是yes还是no!”

    林白杨看着他的举动感到危险,“yes怎样no又怎样?”

    裴奕漾起一个慵懒的笑,浪荡不羁而危险的指指下面,“同意的话这事就皆大欢喜,咱们好说。”他眯着眼,“要是不答应,那这事可就不这么简单揭过了,我抱着你一起跳下去!”

    “别!”林白杨知道裴奕一向说到做到,她马上变了脸,3gnovel更新最快,全文字手打将得意洋洋换成了一脸的讨好笑道,“咱们有话好好说啊。买卖不成仁义在啊。你死我活这招不适合在咱两之间发生啊。”

    裴奕只问,“答应还是不答应。”

    林白杨这一答应,说不定明天就要被他绑去教堂。她咬着牙就是不松口说同意。

    裴奕再问,“答应了?”

    林白杨扭过头不说话,这不是强买强卖吗?女人不就只有仗着这个机会为非作歹吗?二少居然要玩恶霸强娶的戏码。

    裴奕又问,“不愿意。”

    林白杨又怎么会不愿意,她高兴死了,憋着笑把头扭到一边去不让裴奕发现自己嘴角咧成直线了。

    裴奕不懂她心思,只想着快点搞定林白杨才能放下心来,曲恒枫不还在一旁虎视眈眈吗?差点就被他捷足先登占了先机。

    裴奕再次确定,“真的不愿意?”

    见林白杨不回答,拿绳子将林白杨和自己绑到一块,抱着林白杨就往地面跳。吓得林白杨搂着他的脖子大喊救命。

    裴奕在下落的过程中还在追问,“愿意不愿意?”

    急速的下降让林白杨心脏快跳出胸膛了,她害怕极了,失重的感觉让她头重脚轻,她再也顾不上装腔作势,赶紧答道,“我答应,我嫁!”快饶了她一条小命吧。

    裴奕计谋得逞,拉下背上包裹的拉绳,打开降落伞,和林白杨缓缓降在空中飞翔,“老婆,我真的很高兴!”林白杨在心里哭喊,高兴你个大头鬼,吓死老娘了,这样的危险游戏不适合我!

    朝阳刚升起来,景色美得千变万化令人惊叹。太阳从云后升起的瞬间将整个世界涂上了一层色彩,美轮美奂。大片的云层朦朦胧胧照着大地,抱着林白杨落地面,裴奕将降落伞解开,抱着林白杨沿着草地一路狂奔,边跑边喊,“老婆,我们要结婚了!”

    “听潮阁”更新最快,全文字手打


如果您喜欢,请把《穿越肉文之日后再说》,方便以后阅读穿越肉文之日后再说8889后的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穿越肉文之日后再说8889并对穿越肉文之日后再说章节有什么建议或者评论,请后台发信息给管理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