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越肉文之日后再说

92番番2外一

类别:玄幻魔法 作者:北纬18度的椰子 本章:92番番2外一

    番外一

    类别都市言情作者北纬18度的椰子书名穿越肉文之日后再说——

    林白杨抱着个粉雕玉琢的小宝宝在逛商场,身后的保姆阿姨帮忙拎着袋子跟在身后。《+乡+村+小+说+网 手机阅读 xiangcun.》

    婴儿服饰琳琅满目,林白杨转身进了一家婴儿用品店,一手抱着宝宝一手挑选衣服。可巧店里进了个熟人,马栗同父异母的妹妹马慕茜和友人也逛进了这家昂贵的首屈一指的婴儿服饰店,马慕茜一同来的友人叫范倩,自以为有点钱便整日里瞧不起人,刚进了店就可以吹嘘,“哎,我家宝宝从出生到现在三岁了,这三年里可是非这个牌子的衣服不穿哦。”

    其实小孩子哪懂什么名牌不名牌的,只要穿得舒服就好了,所谓的牌子不过是大人的虚荣心作怪而已。

    这范倩是个外围女,整过几次容,自扒拉上了公子哥后,过上富裕的生活,一时被花花世界迷了眼,凡事凡物都要讲究个品牌,深怕人家瞧不起她的过去。后结识千金小姐马慕茜,虽说这位马小姐有些脾气骄纵,可和她走一起才是身份地位的象征嘛。于是范倩经常捧马千金的臭脚,两人也算经常出行逛街,一个吹一个捧,一个夸一个兴。

    林白杨挑了几件衣服准备去买单,门口进来马栗,她接过宝宝,按住林白杨的手,“别破费了,你已经给宝宝买过很多东西啦。孩子长得快,衣服穿不了多久就要换的。”

    林白杨笑,“这是我做干妈的心意嘛,宝宝的衣服永远都不会嫌多的。”林白杨掏出卡买单,“再说我不买,还多的是人排队给宝宝买呢,光他爷爷奶奶的礼物,就堆满了一屋子了吧。”

    马栗笑笑,其实最宠孩子的还是章雨辰。刚自己去上个厕所的功夫,章大公子就打电话来追查行踪,得知母子二人在逛街,还只带了一个保姆阿姨,立刻放下手下的活,急匆匆地就往这里赶。

    马栗没看到马慕茜,可不代表马慕茜会装作没有看到她。

    马慕茜银牙暗咬,上前不怀好意地打招呼,“哟,这不是我那流落在外的姐姐吗?怎么,孩子都这么大了?看来有其母必有其女啊,二十年后又出了一个抢别人老公的女人!”

    林白杨听了这话浑身不舒服,冷冷问,“这位小姐自我介绍的方式还挺特别的,不仅给自己定了意,还把自己母亲也给描述了一番。让人大开眼界啊!”

    马慕茜气得跳脚,“我说的是马栗这个狐狸精,你是聋子吧,听不懂人话吗?”

    林白杨歪着头,摸摸耳垂,“人话我倒没有听见,我只听见狗在喊叫!”

    马慕茜气得发抖,作为“闺蜜”范倩当然要挺身而出了,她感觉自己在为朋友两肋插刀,荣耀得很,“看来和下等人说话就是无法沟通,”范倩安慰地拉拉马慕茜的手,“你何必与这种人一般见识,买个衣服都得看卡里钱够不够,得好好计算省吃俭用多少个月,得仔细盘算得失的这种人,有什么资格和我们说话?”

    范倩扭头低声对马栗和林白杨呸了声,骂,“穷鬼!”

    马慕茜知道马栗手中抱的是她朝思暮想的男人章雨辰的孩子,更知马栗是母凭子贵,如今享尽了荣华富贵,气得是红了眼,骂马栗,“你和你那个死鬼母亲一样的下贱,章雨辰本是我的未婚夫,你就凭着从你母亲那学来的一身狐媚子功夫勾引了他,如今还学你妈,生了个野种!”马慕茜看着马栗空荡荡的手指,“就算生了孩子又怎样?还不是进不了家门!人家只把你当做生育工具。”

    范倩也跟着骂,“痴心妄想,想学人家飞上枝头变凤凰,可也不照照镜子看看自己的长相和身材,就这样,哼!白送也不要!”

    这两个女人骂得开心,被骂的马栗却一脸无所谓,她抬腕看看时间,章雨辰应该快到了。女人的战争,往往男人一出面,啥都解决了。

    林白杨也懒得和她们一般见识,反正马栗都当她们在放屁,那就当她们在狗啸好了。

    其实只有越谦恭着,才能越显出大家公子和小姐的身份,现在的这些暴发户是不懂得,自以为有几个臭钱,满世界张扬浑身铜臭味。

    林白杨和马栗隐忍不说话,让一惯骄纵的马慕茜越发得意,她甚至上前想去抢孩子,林白杨拦住她,怒道,“你想干什么?”

    马慕茜白她一眼,“不是母凭子贵嘛,我倒要看看没有了孩子,这个母还怎么贵得起来。”

    马栗和保姆护着宝宝,林白杨伸长胳膊堵住马慕茜,“你这么嚣张,就不怕宝宝的父亲生气?”

    马慕茜越发得意,看着马栗说道,“有了孩子都登不了室,看来早晚是要被抛弃的。既然如此,不如让我早点和这个孩子多接触,好培养感情,以方便以后生活在一起。”

    林白杨几乎想仰天长啸,天下居然有头脑如此简单、又如此跋扈任性的女人。

    范倩也瞧不起这两个女人,以为马栗是马慕茜未婚夫养的外室,林白杨是个贫穷的没有身份地位的女人,总之就是好欺负的人,于是也学着马慕茜去夺孩子。宝宝一看这个架势,吓得哭了起来,马栗抱着宝宝闪到一边,安抚怀里的孩子。

    范倩的手还没有碰到孩子,就被横过来的一只手给甩到一边去,力度之大,撞到货柜一角才堪堪停下后退的脚步,她正准备发飘骂人,可抬头一瞅,来人正是马慕茜朝思暮想的章雨辰少爷,立刻不敢吭气,缩到角落里不出来了。

    马慕茜立马摆出一张受委屈的小脸,拉着章雨辰恶人先告状,“章大哥,我不过是想抱抱宝宝,哪知道这个女人居然对我指手画脚,还想打人。”

    章雨辰甩掉马慕茜的章鱼爪子,理也不理娇柔作态的马慕茜,只搂着马栗的肩膀关切的询问,“没事吧?可伤到你和宝宝了?”

    马栗摇摇头,“我倒没事,只不过她们刚才想抢宝宝,宝宝有些吓着了。”

    一岁多的孩子正是认生的时候,最不喜欢陌生人抢夺,章雨辰心疼孩子都疼到骨子里了,赶紧伸手接过孩子,抱着哄,拍着背让孩子别害怕,“别哭,爸爸在呢。”

    不仅章雨辰心疼孩子,章雨辰的父亲,老爷爷,老奶奶,外公、外婆,两大家子人都爱这个孙子爱得几乎走不动路,宝宝手指着东,全家人不敢往西,麻溜的头也不回的就往东边奔。所以说,章雨辰能看着孩子被两个女人欺负吗?肯定不行。哄好了孩子,章雨辰大少爷把孩子递给保姆,吩咐保姆抱着孩子跟着他身后的司机和保镖先行上车。他两手插兜,站在马慕茜面前,“我的孩子,你凭什么要抱?你有什么资格?”

    马慕茜没见过如此不近人情的章雨辰,她印象中的章大公子是温文尔雅,斯文大方,对女孩子从不说一句重话的绅士,她没见过章雨辰面黑脸青的一面,勉强笑笑,“我见到这个孩子就喜欢得不得了,想多和他亲近亲近,这也是为了和孩子增进感情。”

    章雨辰冷笑,“你和我儿子增加什么感情?难不成你想做我的儿媳妇?”

    马栗站在他后面,闻言噗嗤笑了一声。

    林白杨对着马栗小声嘀咕,音量却能让马慕茜听见,“想当儿媳妇,年纪也太大了点。我想你不喜欢儿子有个可以当妈的老媳妇吧。”

    马栗也小声回,“当然不希望,这可是乱伦!”

    气得马慕茜鼻孔冒烟,对马栗嚷,“你不就是个生育工具吗?你得意个什么劲?一个私生子还敢这么嚣张?”

    章雨辰一把抓住马慕茜的衣领,“你敢再说一遍?”

    马慕茜吓得说,“章大哥,我说的是马栗那个女人,不是你儿子。”

    章雨辰怒瞪,“我儿子你不能说,我老婆你也不能说!”

    这下轮到马慕茜讶异,“你老婆?章大哥你不是没结婚吗?”

    章雨辰把马慕茜推到一边,拿出手帕擦擦手,将手帕如垃圾般丢到地上,斜她一眼,“我结没结婚关你何事?再说我们章家办喜事,需要通知你们马家吗?”章雨辰如想起什么般,大悟,“哦,如果你说你们家和我们章家有合作项目,有层合作关系,那我可以告诉你,从今天起,我们章家从该项目中抽离股份,不再参与该项目施工,所以,现在我们两家一点关系也没有了!”

    章雨辰用手指着马慕茜的鼻子,一字一顿道,“以后,别让我再看见你,也别出现在我夫人和孩子面前!否则,我让你们马氏企业从此从帝都消失!”

    马家虽美其名曰搞了个跨国企业的名头,其实就是一地方企业,做的规模大了,又巴结上了黑白两道通吃的真正大企业章氏集团,才算是在业界有了点名声。马慕茜不知天高地厚,听自己父亲整天把章氏企业挂在嘴边吹嘘,对章大公子便放了几分心思,再一见章雨辰的长相,更是死心塌地要跟着他,在父亲面前发誓非他不嫁。与他共进过几次商业聚餐,自动忽略一同参加的众多同事,桃心外冒,自发地编排起了两人的恋爱故事,对外宣扬自己与章氏企业大公子的浪漫爱情。见章雨辰没有主动辩解,胆子更大,开始自称为章雨辰的未婚妻。

    章雨辰看过了多少风景,见过了许多美女,对马慕茜这样的女人压根没放在心上。狗咬人,难道人还把狗反咬回去?他压根不搭理马慕茜。可却万万没料到马栗和马慕茜的关系,当马慕茜威胁马栗离开章雨辰后,马栗还真逃了。好不容易被章雨辰追了回来,费劲千辛万苦搞定老婆和孩子,才想起来这个罪魁祸首。如今一见,更是恨不得让她跪在地上向老婆赔罪!

    等章雨辰搂着老婆,后面跟着林白杨,三人昂着头从吓得不敢说话的马慕茜和范倩身边扬长而去后,不出一天,马氏企业董事长马世杰登门谢罪了。

    马栗站在二楼的阳台上看着已现白发的男人站在花园门口等待工人开门,着急地在车旁来回走动,时不时地抬头看着房子了的动静,炽烈的阳光将他的背晒地汗湿一片,他抬手擦去额头上的汗,叹口气,又开始踱起步来徘徊在门口。

    马栗心里莫名酸楚,她让工人将男人领进来。马栗对着镜子梳了梳头发,压下翘起来的发丝,深吸一口气,慢慢走下楼。

    男人拘束的坐在马栗对面,半天才犹豫地问出一句,“你和你母亲还好吗?”

    马栗面无表情道,“我母亲十年前就已经过世了。”

    男人楞了下,半响才吞吐一句,“我对不起你们。”

    马栗强忍住眼眶里的湿润,放缓语气,“没什么,都过去了。”

    马世杰见马栗欲哭的样子,趁热打铁,挑明来意,希望章雨辰能继续和马氏合作。

    马栗端起杯子喝了口茶,拒绝,“这事不是我能做主的,雨辰的性格你不是不知道。”

    “那你吹吹枕边风?”马世杰商人的本性显露出来,“你知道男人的劣根性,枕边风有时候还挺好使的。要不我让你妹妹和章公子谈谈,你帮忙找个机会?”

    马栗皱着眉头看着马世杰,“什么意思?”

    马世杰还当马栗是深闺蠢妇,“你妹妹早几年就帮我打理生意,对做生意一事比较敏锐聪慧而且有自己的独到见解,所以我想如果他们能单独见一面,你妹妹应该可以说服章雨辰改变主意,当然,这件还需要你帮忙。”

    马栗闻言,哑然一笑,向沙发上往后一靠,直直地盯着马世杰,原来这就是给她血缘的男人,却永远不能称之为父亲的男人。将一个女儿的幸福建立在另外一个女人的痛苦之上。如此的好父亲真让人受之不起!

    马世杰被马栗看得发毛,心里没底,催着问,“怎么样,你看什么时间合适?”

    马栗一言不发地站了起来,对工人道,“送客!”也不再管身后男人的哀求、唠叨、怒骂和最后撕破脸皮的辱骂,头也不回的径直上了楼,来到婴儿房,站在宝宝床前,抚摸宝宝柔软的发丝,低声说,“宝宝,原来妈妈一直都只有都没有父亲,原来,妈妈有了你,有了你爸爸,就已经很幸福了!你小白阿姨说的对,幸福,很简单。”


如果您喜欢,请把《穿越肉文之日后再说》,方便以后阅读穿越肉文之日后再说92番番2外一后的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穿越肉文之日后再说92番番2外一并对穿越肉文之日后再说章节有什么建议或者评论,请后台发信息给管理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