七星之劫

第六章第六节 凤斗金龟

类别:武侠修真 作者:北海郡农 本章:第六章第六节 凤斗金龟

    周凌风闻言也大怒,将葫芦往腰间一塞,“嘿,这个我有什么办法?师兄想关心一下师弟,要摸清我老周到底爱喝什么酒,又不好意思问。”他顿了顿,斜眼瞅了一下冷秋河,接着道,“幸亏咱师兄够聪明,他顿顿招呼我老周喝酒,还回回不重样,次次管饱……,可咱老周是谁啊?师兄请客,总不能不识好歹挑三拣四,只能委屈一些照单全收了……”

    “行了行了!”冷秋河打断周凌风的絮叨,“也不知道如飞是怎么想的,他竟然……”

    “他怎么想的不重要,”周凌风又把话头抢了回去,“重要的是咱大师兄有的是钱,至于他爱怎么花,想请谁喝酒,就不用你瞎操心了!”

    “哎,我说,你的脸皮可是真够厚的,竟然能够理直气壮的说出这种话来!”冷秋河恼得再也顾不得风度,当下撸起袖子与周凌风对骂起来。

    “唉,我老周虽说是一介草莽,不知道你这太子少傅是多大的官儿。但至少管不到这么宽,居然管起我这平头百姓的脸皮厚度来了。”周凌风还是那样吊儿郎当的不管他这一套。

    “你这个市井泼皮!我冷秋河竟然和你这种人是兄弟!我,我当初真是瞎了眼了我……”

    听着冷秋河口不择言的乱骂一气,太子朱见深不禁傻了眼。心道:这位哪里是大明文状元、太子少傅呀?分明就是一个乡间无赖,竟然跟人脸对脸的骂街!

    杨连看出太子面带不悦,凑到他跟前道:“朱公子不必疑惑。肖公子说了,这两位自幼便是一对欢喜冤家,每次见面必有一吵。不过听肖公子与我家公子的语气,现在他们二人还没有动手,已经是十分难得了。兴许,咱们今后见多了也就不觉得奇怪了。”

    “原来是这样,”太子颔首道,“我倒是越来越对你们口中的肖飞感兴趣了,真想早些见上一面。”

    “什么人?!”牵着马走在前面的陈珠一声大喝,打断了周、冷二位的争吵,众人一起向前看去,只见前面早已站定一位褐衣老者,单单从他可以无声无息的靠近周凌风、冷秋河及司徒四将就可以知道,此人定非泛泛之辈。

    “我当是谁呢,原来是你这老……”周凌风见到来人,一个腾身,越过陈珠等人,落在老者身边,伸手搂着老者的肩膀热络的说,但周凌风话还没有说完就倏地住了口。原来,刚来的老者已把周凌风的酒葫芦掏在手中,这无疑就是掐住了周凌风的命,迫使周凌风不得不支支吾吾的改口,“老……老前辈。”

    “归世伯!”冷秋河倒是老老实实的上前与老者见了礼,又回头向太子及司徒四将介绍道,“这位便是江湖上人称‘金甲神龟’的归四海,归前辈。”又对太子道,“朱兄,前些日子在崆峒山下,还是多亏归前辈为我们解围。”

    “多谢归前辈仗义援手!”太子谢道。

    “不敢!”归四海将身子一偏,不敢受礼,似乎是已经知道了太子的身份。

    司徒四将也过来与归四海客套一番,他们这才清楚周凌风刚才要喊得称呼原来是“老乌龟”,而葫芦被夺后才不得已改口叫“老前辈”的。这周凌风也太没大没小了,幸亏这位归前辈性子随和。而他们四人却是不知道,酒葫芦被夺对于周凌风来说是一种多么大的伤害,若在平时,就算归四海用刀架在周凌风的脖子上,周凌风也会笑嘻嘻的叫他“老乌龟”。而此刻,他的眼光仍然盯着归四海手中的酒葫芦。

    这时归四海已经扭头向冷秋河,“小子,你还欠我一顿饭,打算什么时候……大胆!”原来周凌风看准归四海没有注意他,猛地抢入,欲动手抢夺酒葫芦。

    归四海左跨一步,右手一挡,当下封死了周凌风的进攻方向。周凌风双手一抖,似乎是变幻出千百只手,一齐从各个方位向归四海抓去。归四海冷哼一声,右掌直拍向周凌风的面门,幻影立即消失,众人一看,归四海已经单手将周凌风的双手锁在他的胸前。周凌风倒也不慌,身体向后一仰,连带着归四海一起向后仰去,右腿却是猛地踢出,直奔归四海手中的酒葫芦。归四海左腿跟上一步,向前一提,挡住了周凌风的腿,周凌风的右脚便踏在了归四海的左大腿上,归四海左腿一弓,运功一振,竟然将周凌风震飞出去。若是换过旁人,被归四海这么一震,可能早就摔出去老远了。但现在与他纠缠的可是周凌风,而周凌风可是“腾杯飞凤”!只见他身体刚刚被震出,便将身一扭,竟然凌空翻滚道归四海的头顶。好个周凌风!他又在空中翻了一个跟头,脚上头下,将手一伸,又向归四海手中的酒葫芦抓去。

    众人看到这番场景,不禁大呼过瘾,今日总算是大开眼界,这归四海的功力着实深厚,防守起来滴水不漏。而周凌风也确实不负飞凤之名,原来他手上功夫竟也如此凌厉。

    众人又听见场中的归四海笑道,“呵呵,抢啊?不给你!”周凌风在半空中,俯身而下,早已经于归四海爪来掌往的过了十几合,而归四海却是一直都是只用右手,左手仍然抓着葫芦,周凌风却是至今没有碰到葫芦一下,“你再抢不着,我可就喝了!”敢情这位金甲神龟还有闲情引逗周凌风。

    须知自从周凌风出道以来,还没有遇见过如此难缠的对手。这也难怪,周凌风主要练的是灵巧的功夫,对上这种以硬功夫和防守为主的打法,的确是毫无办法。但周凌风深信武学中的一句真言:唯快不破。但今天,他的出手速度已经不止比归四海强了多少倍,但是归四海却是总能够在自己的实招上抢先一步,周凌风对于自己的速度和虚实变幻一直都很有信心,因为他的武功本来就是以这两条为基础。而现在看来,周凌风知道自己还是没有练到家。

    其他人不知道周凌风的想法,向司徒四将,他们虽然与周凌风见过几次,也目睹了他的几次出手。但说起来,那几次周凌风根本算不上是“出手“,因为他只是出脚,最多再扔几颗玲珑石。不要说他们几个,放眼整个江湖,能有幸看到周凌风手上功夫的可怕也没有几个。而现在,周凌风可是脚上头下,用的可都是拳、掌、指等手上功夫,脚和腿倒是没有了用武的余地。

    只听得周凌风一声怪叫,反身落地,揉身扑上,一时间脚、腿、拳、掌、爪、指,各种招式似暴雨般的向归四海卷去。归四海还是伸出右手,竟然能够有条不紊的将周凌风的招式尽数接了下来,并且左手拿了酒葫芦向嘴边送去。

    周凌风见势不由心中着急,攻势也越发的紧密了,到了后来连司徒四将也看不清周凌风的身形了,就更不用说他使用什么招式了,只是隐约看见一片虚影将归四海笼罩在其中,而归四海犹自安稳的直立当中,挥出道道掌风,将周身护得滴水不漏,并且还得暇用嘴将酒葫芦的塞子叼下来,又笑吟吟的将酒葫芦凑向嘴边。

    这场争斗着实精彩,以太子为首的观众不禁喝彩连连,而冷秋河却是右手抱臂,左手托着下巴,眼睛一眨不眨的盯着场中的二人,似乎是在追踪周凌风的身影,又好像是在寻找归四海的破绽。

    忽然,眼前的两道身影乍然分开,周凌风已经站在离归四海约一丈处,而归四海已经仰头笑眯眯的喝了一口酒,接着放下手,眯起眼睛,似是在细品这口酒的个中三味。很明显,周凌风输了。

    周凌风,放在整个武林中,差不多已经能够列入一流高手了。在江湖新生代中更是佼佼者。他与龙玉宣、柳开、吴海云等人都是生长在名门,在常人眼中看来都是天之骄子,名师出高徒,再正常不过,但是,毕竟是年轻,修为还是无法与老一辈高手相提并论。就那这次来说,以周凌风作为天寒门第八代弟子的身份来说,功力深厚已经较吴海云等人不止高出一筹,招式多样更非柳开之流可比,闯荡江湖几年经验丰富也不是龙玉宣这等能相提并论的。可是,遇上归四海这样的武林名宿,差别就看出来了。现在的周凌风满头大汗,面色赤红,胸膛随着呼吸剧烈起伏,疲态十分明显。反观归四海,脸不红,气不粗,正眯着眼悠悠然的品着口中的酒。

    “哎呀,好酒!”归四海意犹未尽的睁开眼睛,举起左手,想要对上葫芦再喝一口,但手到嘴边,骤然一惊,“葫芦呢?”

    其他人看的真切,刚才周凌风大步走上去,将葫芦从归四海手中夺了下来,而归四海愣是没有任何反应,似乎是被点了穴道,显然是沉浸在对刚才那口酒的回味之中。这是什么酒?如此神奇,竟然能够让一生谨慎,提防能力超强的归四海迷恋至斯?


如果您喜欢,请把《七星之劫》,方便以后阅读七星之劫第六章第六节 凤斗金龟后的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七星之劫第六章第六节 凤斗金龟并对七星之劫章节有什么建议或者评论,请后台发信息给管理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