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穿之重获新生

帝师(7)

类别:玄幻魔法 作者:浮生萧月 本章:帝师(7)

    “今年春耕之际,如往年种上瓜苗。却不知为何,幼苗尽数枯萎。不过,这并非他们盘旋城门的原因。”

    “先前,乡人集钱,向县衙买了东直门官道旁的摊位,挑些蔬果进城贩卖,赚些生计。如今瓜苗枯萎,原先也不求朝廷补款。村中几人为凑今年税赋,商议后用仅余的积蓄,去别处低价收购了一些,想着担到摊位上卖,也能混些时日。”

    “但近日,因为官道狭窄,常有马匹受惊伤人事件,丞相大人便请奏陛下,清道拓宽。如此一来,这些摊位,自然不能再留了。”

    “这原本是好事,不成想却是问题症结。收银子的是县衙。清道的,却是金吾卫。金吾卫不听他们言语。县衙不予接见。如今真是竹篮打水。田中无粮,积蓄无存,还留了几担子的蔬果,放到如今,也已是腐烂。血本无归。他们才慌了。”

    “此时朝廷派营田使去查看情况,不成想那官家人心术不正,要收些银子才肯办事。乡里又确实没钱了,他们便坐视不管,还以此威胁,不予拨款。乡里的壮汉气不过,才莽撞动了手。”

    “这几人便添油加醋的上报朝廷。而村民又不知真相,性格冲动,急于进城,对门吏多加推攘。衙令见事情闹大,怕遭追责,便擅报罪名。如此,才有了暴民一说。”蔺翁少说话的语速不慢,却是咬字清楚,逻辑鲜明,思维敏捷。

    将前因后果,一趟说了清楚。

    此人善辩。

    曦月敲着戒条问道“那该是谁的错?”

    蔺翁少撇嘴,扭过脸行礼道“是先生说的对。我等之前多有误解,谢先生提点。”虽然他是世家子弟,有着傲气,但是对于这一位先生,他还是发自内心的敬佩的,虽然他仅仅只给自己上了两堂课,但是从哪一堂课之中,就可以看出她的水平。

    曦月撑开半阖着的眼皮,忽然发出声冷笑,有些渗人。

    众生不解。

    曦月摊开手问“可还有异议啊?”

    又是这个问题。

    众生间略有骚动,互相对视,以做确认。

    曦月挑眉“问清楚了?你问了几个人?问了哪些人?相关的有几人?知情的有几人?目击的有几人?旁观的又有几人?”

    曦月怒道“先前听信官吏的一家之言。如今重蹈覆辙,见他们可怜,又听信他们的一家之言。莫不是你们以为这世间,耳听即为实?自己觉得可信便为真?比的是谁人更可怜,而不是谁人更可信。你说可笑不可笑,荒唐不荒唐!竟还不觉得自己错,你说你是愚钝还是愚蠢!”

    蔺翁少道“可这皆是我等亲眼所见,亲耳所闻。俱已问的清清楚楚,仔仔细细。绝无纰漏。”

    “你只问了一方的人,他们对完口供,自然毫无纰漏。”

    曦月转而面向他,“问过门吏了吗?问过过路百姓了吗?为何他们在城门盘旋数日之久,被称以暴民却无人反驳?打伤官吏的村民是哪几个人?打伤人的理由真的就如他们所说吗?一村之人,全数无辜吗?考虑过了吗?”

    蔺翁少气道“先生,你先前说他们是对的,如今又说他们是错的,那你究竟是为何意?到底想要什么样的答案?”

    就在这个时候,澹台盛泽站了起来,对着曦月一拱手,问道“先生,学生不知您是否在教我们要如何明辨是非。而从这一件事,师傅是想要然我们知道,世界上没有绝对的对错,并且以后无论如何,都不可偏听偏信,是吗?”

    曦月满意的点了点头,这个澹台盛泽,真的是不负自己的期望“没有错,四皇子,现在我就和你们好好说一说,我觉得对错又有何用?这世间原本就有许多是非难辨之事,除了大善大恶,也没多少绝对对错之事。如何辨别,是将来交到你们手上决定的!”

    “观念不同不是错误,但,不明真相便妄下结论,是错!是大错!”

    “这件事情况到底如何暂且不论,但是我要教给你们的,就是明辨是非的能力。”

    曦月戒尺指向蔺翁少“你可知,对断案官员来说,只是一念之差,便可毁掉他一生仕途。这就成了你的罪过,你担的起吗?”

    “你们觉得,今日是在帮助那群无辜百姓,觉得热血满怀,觉得慷慨激昂?”曦月又问所有人,“可若是他们有所欺瞒,不需太多,便只是一点点。而今日,你们就是断案的官员,那涉案的官吏,又将受到怎样的惩罚?蒙受怎样的冤屈?来日他们就是你们的同僚!那你们现在的骄傲,与自豪,不是可笑与荒唐又是什么!”

    曦月喝道“明确你们自己的身份,是受害者,还是加害者。亦或者是,公理的。”

    “没有任何事情是你们可以小觑的。愚蠢的正义,才是罪恶。”曦月冷冷道,“你们自己再想想吧。”接着,她又将头转向了澹台盛泽,“不知道四殿下是如何知道的。”

    澹台盛泽低下了头,低声对着曦月道“其实这一次学生能想到这个答案也纯属是侥幸,因为当初学生见到先剩余一农户在说话。等到先生离开之后,学生便上前询问,虽然开始他一直没有松口,但是后来学生也知道了一些眉目,只知道是先生给他们出了两个主意,只是之后的是学生就不知了。”

    曦月满意的点了点头。很好,看起来那些农户还是挺自觉的,而这个澹台盛泽能从自己见到农户就想出自己是在教育他们,也算是聪明。

    而澹台盛黎看着他们这师生两人一问一答,心中是极其不甘的,平日里哪一个先生不是都关注着自己,夸赞自己,结果这一位,竟然敢无视自己,只是为了保持自己在人前和蔼大气的形象,他还是得忍下这口气,反正现在她只是一位小小的教书先生,真是好笑,放着大官不做,还去当教书先生,等着吧,等他登上了那个位置,你们一个也别想跑。

    曦月自然是不知道自己这一个无意的举动就触怒了澹台盛黎,要是知道的话,一定会笑着多来几次的,最好能直接将他气死,还免得她想办法如何对付他了。

    接着澹台盛泽又问道“不知道先生给他们除了什么主意。”他现在的心中真的是很好奇,昨天他们还在说那一群人是暴民,结果仅仅一天的时间,他们的观念就变了,师傅这是怎么做到的?

    曦月摇开折扇笑道“哪里哪里,我不过就是给他们出了两个主意而已。”

    那日清晨,曦月只是去城门前和他们说了几句话。

    “你们不应该让年轻力壮的人站在前面,而应该让年老体弱的人挡在前面。”

    这就是数代人的智慧。

    跨阶级斗争的精髓。

    再加上现代人的精练整合——碰瓷。

    “有人来,你们就喊冤枉。越惨越好,别急着诉苦。这种时候,表达心情,比表述事实有用多了,明白?”

    百姓永远不能和朝廷硬碰硬。你来硬的,你就是暴民,你来软的,你就是难民。

    他们的劣势,与他们的优势,是一样的。那就是弱。

    大家听了曦月的话,先是一阵无语,接着都陷入了沉思,他们现在到底是为了什么?难道真的就为了在这世上混口饭吃?那么他们的活着还有什么意义呢?而且别人都可以注意到的是,为什么他们就不知道呢?不过先生的奇思妙想可真多啊,自己一定要好好学学。

    澹台盛锦看着站在上面好像散发着光芒的曦月,心中痒痒的,这个小东西,还能带给自己多少的惊喜呢,只是看那些人对她崇拜的眼神,哼,真是会招蜂引蝶,真的好想将她藏起来,只供自己一人欣赏,但是他也知道,折了羽翼的鸟儿,就算再漂亮,也无法绽放出从前的光芒。

    而澹台盛黎改变了自己一开始的想法,这样的人,要是能够招揽到自己的麾下,那么那个位置就指日可待了,原本以为她只是一个无用的教书先生,但是现在……他悄悄看了一眼陷入沉思的众人,心中打起了盘算。

    结束了今天的课程之后,所有的半大少年回家都是低着头,他们的家长见到自家孩子的样子,都感到吃惊,他们今天竟然没有用完晚膳之后直接出去玩,但是应该是他们没约好吧,家长们压下了心中怪异的感觉……

    当他们见到用完晚上之后,他们又回到书房看书的时候,心中就更加惊悚了。这到底是什么情况?自家的孩子这是受了什么巨大的刺激?竟然会主动看书了。要知道以前他们都是拿着鞭子鞭打他们,也不会去碰一下那些书的呀,难道是被鬼附身了?

    这一天的晚上,怀着重重心事的不仅仅只有那一群少年,还有他们的父母。

    只是第二天,他们见到自己孩子又早早的理好了书本去上课的时候,更加惊悚了,平日里这些小祖宗,都是打不得骂不得的,现在到底是被什么蛊惑了?


如果您喜欢,请把《快穿之重获新生》,方便以后阅读快穿之重获新生帝师(7)后的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快穿之重获新生帝师(7)并对快穿之重获新生章节有什么建议或者评论,请后台发信息给管理员。